网址导航

【基础部】烈士纪念日的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1日    文:叶孟瑞   图:

读《一个村庄里的中国》《西风东土:两个世界的挫折》有感

——“中日历史的思考”

 

 核心提示:上世纪90年代,山西农妇张先兔的名字随着幸存“慰安妇”的对日诉讼而为外界所知。张先兔是山西已知的最后一名“慰安妇”,她在1942年遭日军掳走充当慰安妇。

    2015年11月12日,山西最后一名赴日诉讼的慰安妇幸存者、89岁的张先兔老人因重病缠身,在位于山西省阳泉市盂县西烟镇西村的家中离世。老人的儿子张双兵说:“临终前,张先兔老人仍不忘叮嘱儿子,一定要把官司打下去,让日本向中国道歉。”2007年,日本最高法院终审判决:承认加害的历史事实,但不予赔偿。理由有二:一是诉讼时效已经过期;二是日本法律规定个人不能起诉政府。

    2001年10月8日,时任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访华。在参观京郊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之际,他说:“今天我有机会参观了这个纪念馆,再一次痛感到战争之悲惨。我对遭受侵略而牺牲的中国人民感到由衷的歉意和哀悼,怀着这种心情观看了这里的许多展览。”

    熊培云老师在《一个村庄里的中国》是这样说到日本侵华战争的:翻开日本侵华史,我发现有些内容近乎谜团。为什么像野田毅和向井敏明那样展开过“百人斩”杀人竞赛的日本少尉军官在临死前竟然喊出“中国万岁!”以及“世界和平万岁!”的口号。

     人类世界最可怕的恐怕还不是人性,而是为人性提供方向与能量的各种意义。意义和空气一样无所不在。相对人性,是人义。它不同于《礼记》中伦理意义上的“人义”,也不同于相对于“神义论”而言的“人义论”。简而言之,所谓的“人义”包括了人对自我、他人和世界以及命运抱持一种怎样的意义上的理解。 牛顿说:“我可以计算天体运行的轨道,却无法计算人性的疯狂。”在我看来,能让一个人为了自己的孩子而去杀死另一个孩子的,是意义,不是人性。 相较于用善恶来定义人性,我更愿意采用非道德化的欲望和恐惧。

人性不是一个道德层面的问题,它包裹的不是善恶,而是合乎自然的欲望和恐惧。善恶是“人义”层面的问题,这种道德激情或意义激情使人可以重新定义一切欲望和恐惧。在自然状态下,一个人看到另一个人被杀,会有恻隐之心,这是人性。

    《一个村庄里的中国》提到了石原莞尔、菱沼五郎对杀人的理解,显然这不是人性论所能解释的。事实上,当我们以善恶来区分人性,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人在对人性赋予意义,即回到“人义”的层面。同样是杀人,为什么我们言之凿凿的罪恶,在石原莞尔和菱沼五郎等人看来却是一种为人类或国家作出的“牺牲”?这不是因为人性,而是因为自我意义的设定,即“人义”。 好的观念将人带上康庄大道,坏的观念让人万劫不复。当一个国家被一种坏的观念所笼罩,这个国家也就开始了它的灭顶之灾。日本当年就是这样一步步从明治维新滑向“一亿总玉碎”之疯狂的。在这里,“意义猛于虎”。许多人受意义的激情驱使,像弗兰肯斯坦一样生产了意义的怪人,最终又被意义吞没。一个人最终选择自杀,也是因为他不能很好地控制他所生产的意义,而导致自噬。

    熊培云在新书《西风东土:两个世界的挫折》中提出,日本是中国的一味药,至于药性如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对日本的态度。如果认真学习日本的社会建设,日本将是一味良药,可以医治中国“弱社会”与“强个人”的病灶。如果只是看到日本在向右转、安倍在参拜靖国神社、右翼在街头举旗叫喊,从而继续以民族主义、国家主义来强化中国“强国家-弱社会”的结构,则可能适得其反。倘若良药未成反自制苦果,将是一味毒药。

一个日本右翼作家到一个研讨会上说了一句话:“今天你们都辩论不过我。为什么?因为我把你们所有左翼的书全部看完了,但你们现场左翼人士没有一个人看过我的书”。这给我非常大的震动,的确,我们在不停地批判日本,但我们有多少人了解过他们论证的逻辑呢?所以带着这样的思路,熊老师以价值中立的视角切入日本社会,不带任何偏见去接受所谓右翼人士。学习知识一定是要先完成事实判断,再完成价值判断;在骂他之前,先了解他的逻辑是什么。

我特别想知道,日本为什么在那个时候一定会侵华?他的内在逻辑在哪里?我们经常说长城是中华民族的骄傲,但为什么还有孟姜女哭长江这样的悲剧呢?长城是暴政的象征还是文明的象征?日本侵华这件事如果拉开来看,它的历史逻辑在哪里?

结果在书里发现了这样几个细节。第一,他错过了第55任首相石桥湛山的思想资源,他没有走产业报国的道路,他没有走札幌农学院为前身的北海道大学所开设的自由主义的立场和传统。相反,是东京帝国大学把整个民族带向了军国主义,这是第一个错过。第二,在宪政纪念馆门口有一个雕像叫尾崎行雄。这个人当时在明治维新时力主整个明治宪法应该效仿英美,而不能学习德国普鲁士。德国普鲁士是在俾斯麦铁血首相领导之下建立的,所以是以专制为精神内涵的。但后来明治宪法仍然选择了普鲁士为仿效的对象,所以东方专制社会选择民主宪法,本质上其实还是一个独裁,蕴含着走向军国主义的危险,这是第二次错过。1933年的京都大学几位教授坚决反抗文部省对大学的思想控制而发起的一场学术自治的活动。全体法学院学生集体签名抗拒文部省的学术自治活动,在后面却没有形成全民族的自治,整个民族都被拖到帝国主义深渊,日本第三次错过了走向和平的道路。

    熊老师在《西风东土:两个世界的挫折》的一句话特别打动我,他说我们都不是受害人,我们的孩子都没有被日本鬼子挑起来刺杀过,所以我们这代人去奢谈对历史和解,是没有资格的。我们没有资格代替受害者来跟日本和解,但是我们这代人一定要面向未来和日本和解,历史是永远都不能和解的,这一点态度我特别的欣赏。

在日本,专门有一个公园是纪念侵略者美国东印度舰队司令佩里的。他们居然高调纪念侵略者佩里。我们是不可能纪念英国当时侵略中国人员。为什么日本要纪念他呢?因为日本有一个信念,就是强者为强。谁把我打趴下我服谁,谁放弃日俄战争赔偿我瞧不起谁,这个民族是强者至上的民族。佩里这个人,当时带着长枪厉炮威胁日本。当时有个细节,有两个日本人冒着生命危险,爬到军舰上被发现以后,佩里很奇怪,问:你们不怕被杀头吗?日本人说了一句话:我以前是强烈反抗外国入侵的,但是看到你们的军舰这么发达,我只有一个要求,你能不能把我们两个带到你们国家去,看看你们为什么这么发达?当时佩里就在日记里面写了这么一句话:这个国家将来如果发达了,周边国家可受不了。当时爬上军舰的这个人是谁呢?这个人叫吉田松阴,他带去的另一个日本人是他的学生。后来吉田松阴培养出了一个人,叫伊藤博文。最终,由于他错过了三次小日本主义的发展道路,给周边国家造成了如此重大的灾难。

    民族的屈辱史我们应该记住,但是留下更多的是我们应该思考:“我们没有资格代替受害者来跟日本和解,但是我们这代人一定要面向未来和日本和解,历史是永远都不能和解的

成文于2018年9月30日(中国烈士纪念日),修改于2018年10月10日。(基础教学部  叶孟瑞)


点击量:
走进校园
  • 校园景色美如画(一)
  • 校园景色美如画(二)
  • 校园景色美如画(三)
  • 校园风光
  • 餐饮楼
  • 学生公寓楼
  • 二0一一级新生报到实录一
  • 二0一一级新生报到实录二
  • 草铺“和谐杯”运动会男篮比赛剪影
  • 草铺“和谐杯”运动会女篮比赛剪影

版权所有 © 云南交通技师学院

地址:云南昆明安宁市宁湖西路6号 邮编:650300 电话:0871-68672608 招生电话:0871-68672604